海洋面积占地球表面积的百分之七十,而海洋中那无声无息的海潮带领了海水最伟大的流动——洋流。那一波波的浪潮正是预示着广大海水流动的趋势,顺着这个趋势,食物会被推到大自然最神秘也最神圣的位置。人类每年所谓的鱼季,正是这些趋势的馈赠。但是,只有站在浪头上的人,才能敏锐而准确地获得趋势的动向。

 

毋庸置疑,全网汇一集团创始人陆永安,一直走在时代的前沿。

 

立志“成就中国品牌”的全网汇一

 

 

2012年,陆永安的人生告一段落,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通过多年职场的奋斗,他已基本实现“人生三大自由”——财务自由,行动自由,精神自由。也是2012年,他的一次投资,把自己拽上了创业的“不归路”,让他从天使投资人转型蜕变为创业者。

 

但他为自己是一位创业者而感到快乐,与荣幸。

 

在创业之前,做销售的陆永安常年与企业打交道,他观察到,中国的企业大多缺乏资金的支持,他希望做金融与企业的桥梁。当他的能力企及时,他便这么做了:2012年,趁着当时一片火热的投资形势,陆永安投资了几个高科技项目,成了一位天使投资人。

 

然而,陆永安所投资的云存储项目、移动互联网应用项目等,都算不得成功,毕竟资金并不足以解决所有问题, 品牌、传播、营销和产品研发都关系着一个企业走向好与坏。

 

在偶然的一次机遇,陆永安恍悟——“移动互联网改变营销”。他将这个想法告诉他的小伙伴,大家一拍即合,几个团队一起,决定组建广州友为软件科技有限公司,以服务传统企业市场营销为切入点,开发了一些针对营销的移动互联网应用和服务,来帮助企业进行市场营销活动以及信息的宣传和推广。

 

很快,陆永安发现,单独靠手机官网、电子传单、电子杂志和其它移动互联网营销应用,对于帮助传统企业去做市场营销,还远远不够。

 

国内一大批传统制造企业,特别是面向出口的代工生产企业,他们拥有实打实的生产能力和卓越的产品创新能力,产品质量也绝不逊色于市场上的任何一位对手。但在时代趋势的变化之下,这批传统制造企业却是愈行愈艰——因为他们处在产业链的上游,既没有自己的品牌、也没有市场营销的经验和市场议价能力,利润的上升空间小,但运营成本却愈来愈高。他们有些品牌意识开始觉醒,可还是不知要从何处着手;有些模糊地知道,做品牌要从营销入手,却也没有一套有系统的打法,没有团队和经验。

 

中国传统制造企业开始与全球企业面临同样前所未有的挑战。 传统制造企业必须升级转型。转型本身不是一次营销变革,而是一次要素突变式的生态革命。从每一个企业、每一条生产线开始,到供应链、管理、消费者关系等各个要素都发生了突变,再到整个消费生态和竞争生态,也统统发生了变化。O2O模式已是社会共识。

 

品牌建设是一个系统工程,陆永安看到多家专业企业联合的优势,于是整合了专注于品牌策划和VI设计的广州禾汇品牌策划公司,擅长爆点传播的广州黑豆文化传播公司, 谙熟移动电商平台开发和运营的广州启宁信息技术公司以及专注软件定制开发的广州微典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等企业,创立了“全网汇一“品牌及”全网汇一新媒体品牌营销集团”,打造了一个从品牌建设到O2O精准营销服务的闭环,立志“成就中国品牌”。

 

“全网汇一新媒体营销集团”做的,就是要让制造型企业嫁接专业外脑,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和陪伴式服务,即“品牌建设”+ 爆点传播”+“新媒体营销”+ IT服务。

 

 

“全网汇一“集团独创了一套“互联网+整合品牌营销传播”方法及工具,它把服务划分为4个板块:策略研究及品牌创建、整合传播、新媒体营销、IT服务。多个在各自领域内最专业的团队来操盘整个品牌营销链条中与板块相关的事情,实现了包括了从品牌建设到传播策划,再到新媒体营销这样一个闭环式的品牌打造方案。

 

“全网汇一”集团服务方式灵活,可以根据不同企业的实际情况,按相应服务需求,由不同的专业公司提供具体的服务。给大型制造企业提高集中服务时,可迅速形成一个强大的合力,其在各个领域最优秀的专业团队通过高效的协同工作,让一家制造型企业瞬时具备了几十人的品牌、新媒体市场营销和IT开发运营专业能力。

 

但一站式解决方案,陪伴式服务宗旨,也还是远远不够,陆永安透露:未来,全网汇一集团将在稳扎稳打的基础上,整合企业融资的服务资源,为企业提供全方位的服务。

 

被挖掘的“金子”

 

陆永安在其创办全网汇一集团之前,有着跌宕起伏的丰富职场经历,也许我们可以把时间的轴线拉回到90年代,二十多年前的陆永安,有着怎样的人生经历,可以说,他始终是站在时代浪头上的人。

 

全网汇一CEO陆永安

 

90年代,陆永安毕业于广州大学的外语及国际贸易专业。毕业后,陆永安在深圳大亚湾核电站法方公司,负责其中的工程物料仓库管理,在那个普遍工资只有四百元人民币的年代,他已经可以拿到两千多元港币的工资。

 

1993年,恰逢中国通讯行业兴起,爱立信公司要在广州成立“通讯工程物料中心”,正缺乏一个懂英文的并且具有仓库管理经验的人才,终于在机缘巧合之下,兜兜转转地找到了陆永安,负责为爱立信通讯工程的建设进行物料的管理和供应。

 

陆永安从小性格外向,并且喜欢与人沟通。工作没多久的他,对市场销售的印象还十分模糊,只觉得做市场销售的人衣着光鲜,还能四处奔跑谈业务,增加眼界。但尽管对市场销售认识不清晰,陆永安却对市场销售工作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向往。

 

于是,一年之后,在爱立信的通讯工程物流中心建设完成走上正轨之后,陆永安便向公司提出辞职,想转行做销售。爱立信看到陆永安在公司的优异表现,并不想就此错过一个人才,邀请陆永安直接在公司内部转到市场部就职,并公派他到瑞典总部从零开始学习培训。通过培训和在工作中的快速学习,原来对通讯行业一知半解的陆永安迅速掌握当时最新的通讯科技知识,对销售有天赋又有热情的他业绩斐然,贡献突出——当时爱立信占据了广东程控交换机百分之七八十的市场,销量一年几百万线。

陆永安在爱立信待了五年,如今回首,他不禁感慨:“爱立信犹如通讯界的黄埔军校,在那五年里,除了科技知识收获之外,眼界大大开阔,也收获了许多朋友——当时的客户和同事,都成了我的朋友。“

 

此外,在专业上来说,爱立信提供的科班培训,更培养了他的客户关系管理的能力,教会了他如何在不起眼的苗头中发现机会。但那时,陆永安做的还是销售,算不上营销。

 

事实上,在爱立信工作的那五年,正是为20年后陆永安创办全网汇一新媒体营销集团埋下了伏笔。

 

在巨人的肩膀上起舞

 

如果说陆永安进入爱立信是机缘巧合,那么他离开爱立信则是有意为之了。

 

1984年,思科在硅谷成立。当思科的两位创始人Leonard Bosack和Sandy Lerner在斯坦福大学里,用一种完全创新的技术,通过计算机隔着校园聊天。1996年,思科推出第一个中文客户支持网站,广受欢迎。风声已悄然传播,而大雨倾盆前,敏感的陆永安已经嗅到了空气中氤氲的水汽。1997年,恰好一位客户向陆永安推荐了“思科”,并且告诉他,思科代表着通讯行业的未来-数据通讯和互联网。

 

 

终于,陆永安经过思科层层选拔,最后跳入了这个IT界的“火坑”中——业内有“三大火坑”,分别是思科、戴尔和冠群。彼时,互联网的势头“才露尖尖角”,中国的互联网正是新兴的最前沿的产业。

 

用陆永安自己的话说,爱立信是一个“充满爱以及大锅饭”的地方,来到思科,氛围则全然不同。思科讲究效率,竞争残酷。在思科,每个销售人员每周都要立下军令状,承诺自己本周要销售多少。倘若一个人的销售业绩达不到自己的承诺,将导致整个团队的业绩失败。

 

这样两家截然不同的企业,让陆永安一开始感到了巨大的落差。但这样的制度,也让他得到另一种历练,学会了讲求销售效率,也让他更加深切地领悟到市场营销的规则。倘若没有这段经历的积累和对营销的体悟,也许就不会有后来的“全网汇一集团”。

 

1999年,也是在陆永安进入思科工作的第二个年头,他就被授予该年度的亚太地区年度“最佳销售(TOP SALE)“的奖项——他成功谈下中国电信的“亿级框架协议”,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如今电子商务如火如荼,但1998年互联网电子商务的概念尚未完全明朗,而这是中国第一份使用电子签约的协议,因为这一做法,当时还被CCTV新闻联播所报道。

 

这样耀眼的业绩,加上思科这巨大的平台,陆永安本可以就此享受掌声和鲜花,但4年后,他却转身离开。为追求职业发展,陆永安加入了一家硅谷新起之秀——(Luminous Network)络明网络科技公司,出任中国区销售总经理。 他用5年的时间开辟出偌大的大中华区和亚洲市场,成为这家公司最大的市场。

 

时代的发展总会把一些人和事纠缠在一起,意料之中却也是意料之外,我们称之为缘分。由于一系列的并购活动,陆永安又回到了思科。只是这一次,他从单枪匹马地在各国闯荡,去布点和开拓市场,物色人、地,再组建团队,到进行集团作战;从电力通信到电信运营商市场,从市场销售到战略业务拓展、并购协同工作。这一做,又是一个5年。

 

这段经历,陆永安不仅对营销有了更深刻的感悟和实践,更重要的是学会了如何得心应手地对各种资源进行整合,而“全网汇一集团”便是以资源整合的形态创立起来的。

 

 

从通讯业,转到互联网,到软件,再到投资,再到创业,陆永安的每一步都是在时代的趋势前顺势而为。小说《在轮下》里写道:“呼啸而至的时代车轮,它轻易地将每一个落后的个体抛下,碾作尘土,且不偿命”。时代在残酷地变幻,但陆永安总不会被落下。

 

这一次,全网汇一,便是陆永安又一次站在时代浪潮的前沿,期待全网汇一,以“一站式解决方案,陪伴式服务的宗旨”,成就中国品牌!